当前位置: 当代女报 > 女报人物 > 中国“女枪王”

中国“女枪王”

发布时间:2017-08-09        来源于:当代女报

她左眼视力只有0.1、右眼0.5,耳膜严重内陷,走上靶场,却能凭枪声准确判定各类枪械型号和每颗子弹飞行的轨迹;她亲手鉴定定型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阅兵中步兵方阵所持的全部新型枪械。

中国“女枪王”

 

文/李彤君  马瑞奇 张晓祺  柳刚  宗兆盾

 

她叫黄雪鹰,解放军某部高级工程师,中国轻武器试验主持人,是人们公认的“女枪王”。


在军人家庭成长

黄雪鹰于1968年3月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黄海瑞在一家军工厂任高级工程师,多项发明获国家级专利,获得多项荣誉和奖项。

从小受父亲的影响,1987年,黄雪鹰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南京理工大学(前华东工学院)的自动武器专业。报到之后,黄雪鹰得知,她所选报的自动武器专业,有100多名同学,却只有10名女生。同学告诉她:“这个专业很苦的!毕业后还要到偏远的地方工作,军工厂大都设在偏僻的地方。”

开学不久,很多同学就打起了退堂鼓,后来全班许多同学都改到别的专业去了。黄雪鹰把这个情况写信告诉了父亲。黄海瑞接到女儿的来信,心急如焚,慌忙回信说:“千万别改专业,相信爸爸的准没错!”在和父亲的通信中,黄雪鹰逐渐明白了父亲的心意,坚定了她坚持下去的信心。

1991年,大学毕业的黄雪鹰被分配到大草原。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湛蓝的天空,枪弹的轰鸣,这一切对黄雪鹰来说是那么美好亲切!黄雪鹰激动地在日记本上写道:“离都市远了,离我的梦想近了。”


枪弹声中孕育生命

黄雪鹰不仅选择了军人职业,她还选择了一位军人丈夫。1993年9月9日,黄雪鹰和郭文胜步入婚姻的红地毯,老公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而且理解她、体贴她,非常善良宽容。

1994年7月,黄雪鹰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家人也倍感欣慰,劝黄雪鹰安心保胎。一个月后,领导找到黄雪鹰,对她说:“现在有一批等待实验定型的新型枪械,我们想让你主持实验。”黄雪鹰脱口而出:“太好了!什么时候开始?”领导走后,黄雪鹰才想起自己已经怀孕,根本不适合进实验室。

母亲知道怀孕的黄雪鹰要进实验室,也很担心她。父亲却持不同意见,他对黄雪鹰说:“你是很幸运的,现在做实验都在实验室里,如果放在过去,恐怕以你现在的情况,想做实验也做不了。”父亲的话不无道理。

过去做武器定型试验,为了检验枪械在各种恶劣环境下能不能正常使用,都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夏天去有火炉之称的重庆,冬天到气温低至零下四五十摄氏度的内蒙古海拉尔,有时候还要潜到深海……一个孕妇不可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折腾。

黄雪鹰感到庆幸,现在有了试验室,免去了东奔西跑、爬高落低的危险。她和丈夫说了自己的决定,郭文胜听后沉默了。黄雪鹰知道丈夫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对她的工作非常支持。但她现在肚子里孕育着他们的孩子,丈夫的担心太正常了。

黄雪鹰说:“我理解你的想法。我去找领导说,领导还不知道我怀孕的事情,知道了就不会让我进试验室了。”“还是别找领导说了。我支持你的决定。我相信咱们的孩子会在枪林弹雨和恶劣环境中茁壮成长的,因为孩子是军人的后代。孩子也会理解你的……”郭文胜的一席话,说得黄雪鹰热泪盈眶。

尽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站在扬尘室门口,黄雪鹰心里还是忍不住打战。扬尘室的环境模拟的是直升机和坦克扬起的沙尘,为了使试验更精确,环境要求十分严格,在封闭的屋子里,鼓风机以每秒四五米的风速吹起十多公斤的沙尘,沙尘的颗粒做得比面粉还细。人待在里面,几乎无法呼吸,眼睛都很难睁开。刚走进扬尘室,黄雪鹰就感到腹部一阵疼痛。

试验开始了,随着枪弹的轰鸣,狭小封闭的房间里充满刺鼻的火药味,黄雪鹰只好屏住呼吸。有时候,黄雪鹰一天要进3次扬尘室,那就相当于一整天待在那里了。做试验的时候,她全神贯注,顾不得想其他。等做完试验,黄雪鹰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愧疚,她总觉得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

1995年4月,黄雪鹰顺利生下一个男孩。看着健壮的儿子,黄雪鹰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儿子出生时,黄雪鹰说:“就叫冲冲吧,冲锋枪的冲。”

儿子上学后,学校开家长会,冲冲发现:“别人的妈妈身上是香水味,自己的妈妈身上满是硝烟味。”

可是,她根本闻不到自己身上的“特殊味道”——常年接触有毒的火药气体,她患上严重鼻炎,前些年就彻底失去了嗅觉。那年儿子过生日,晚上她回到家。推门一看,儿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生日蛋糕一动没动。她鼻子一酸,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儿子揉揉眼睛,趴在她耳边悄悄地说:“我梦见自己长大当了医生,治好了妈妈的鼻炎,让妈妈可以闻到蛋糕味……”那一刻,黄雪鹰泪流满面。


枪就像我的孩子

一次同学聚会,同学们发现黄雪鹰说话鼻音很重,而且总是追问别人在说什么。同学们很惊讶,黄雪鹰淡然地笑着说:“我有严重的鼻咽炎,听力减退,这是职业病。”

听力减退的黄雪鹰对枪声却异常敏感。有一次,黄雪鹰主持实验。三位战士同时匍匐在地上打枪,黄雪鹰听到其中一位战士的枪声有些闷。她急忙喊停,拿过那位战士的枪检查,发现有一颗子弹卡在枪膛里。如果黄雪鹰听不出异样,战士下一秒钟就会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在枪膛里相撞会发生爆炸,枪紧贴着战士的脸颊,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同事惊奇地问黄雪鹰:“那么多子弹连发,战士自己都很难察觉,你怎么听出了异样?”黄雪鹰笑着说:“枪像我的孩子,孩子哪里出了问题,做妈妈的自然能迅速感觉到。”

2004年,重庆生产的某种型号的枪支送到黄雪鹰所在的轻型武器实验所接受定型试验,黄雪鹰担任实验主持人。在接受零下49摄氏度的低温试验时,枪支突然出现低火击穿的重大故障,如果这个故障不排除,击针很容易变成飞针射向使用它的战士。

黄雪鹰的工作只负责做实验,枪械如果出现问题,应该由厂家代表带回去,研制人员自己找出原因,做好相关的调整,再送回来检验究竟合不合格。如果由厂家代表拿回重庆,找出原因再送回来,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还要多浪费弹药。黄雪鹰固执地待在低温室,反复检查,最后发现是针孔的问题,调整好针孔的大小角度,故障就排除了。黄雪鹰高兴地走出低温室,对守候在门外的厂方代表说:“问题已找到,我把它详细地写下来了——”没有人接黄雪鹰的话,大家都呆呆地看着她。黄雪鹰的头发、眉毛上都结了冰柱,连脚上穿的靴子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黄雪鹰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自己,这才察觉自己已被冻得浑身僵硬,额头却出奇地烫,她在发高烧!丈夫心疼地照顾着病中的黄雪鹰,黄雪鹰却高兴地说:“我病得很值,为国家省了一百多万经费呢!”郭文胜感慨地说:“在我心里,你是最坚强的女人!”

妻子这么不顾惜身体,郭文胜完全理解她。妻子工作特殊,那些普通弹、空爆弹、穿甲弹、教练弹、穿丸弹、曳光弹……每一颗子弹的背后,都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汗水。在此过程中,每一种型号的枪械和子弹,都要经过反复实验,根据它的实验数据再作改进。黄雪鹰作为一名实验主持人,其肩负的重任可想而知。她又怎么能轻言放弃?

2008年3月,黄雪鹰被评为总装备部“巾帼建功”先进个人。2009年2月,黄雪鹰被授予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在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14个步兵方队中,战士们手握的3种新型枪支,全都经过黄雪鹰的亲手检验。

精彩推荐